媒体谈为中小学教师减负需防地方部门“乱摊派”

为中小学教师减负,需防地方部门“乱摊派”

由中办、国办联合发布的减负20条,最大亮点就在于它所要求的对象,不仅是教育部门,而是“各地区各部门”,都不得随意将无关工作摊派给学校、教师。

超前点播是适得其反还是新尝试?

不过,随着《庆余年》加更和超前点播的开启,外网多更两集的情况已经得到遏制。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另一种“泄露”:超前点播集数的盗版横生。

或许是利好容易看得见,爱奇艺也加入尝试的队伍。爱奇艺与腾讯视频拼播的《从前有座灵剑山》采取了付费超前点播解锁大结局的方式,而此次的《庆余年》,也同样为两平台拼播。

今年暑期档大热的《亲爱的,热爱的》也不幸“中招”,打着“仅供东方卫视查阅”水印的全集片源被泄露,主演杨紫也下场发声“抵制黄牛,年年有责”“希望大家不要再散播了”。

减负20条的最大亮点,就在于它所要求的对象,不仅是教育部门,而是面向“各地区各部门”。因此,为中小学教师减负,地方各级领导也要带头示范,非教育部门更要形成自觉,不随意将无关工作摊派给学校、教师,做到“能不打扰的坚决不打扰”。对相关要求执行不力、落实不到位的,还应按意见所规定的严肃问责。当然,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基层的一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之风的“牵连”。据此来说,只有彻底根治基层不良作风,才能为教师减负营造更好的外部环境。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泄露剧照

一段时间以来,因评比考核太多、社会事务屡进校园等,中小学教师多有吐槽。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 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其中特别指出,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落实安全稳定、扫黑除恶等工作时,经常向学校和教师摊派任务,占用教师大量时间、耗费大量精力,并明确要求减少社会事务进校园。

在一般情况下看来,因为水印的关系,似乎资源泄露方很容易被确定。从这个方面来说,泄露资源的风险和伤害十分明朗。但仍未能阻止影视剧资源的泄露。

再比如,意见要求坚决克服重留痕轻实绩的形式主义做法。这一条主要是针对一些职能部门在评比时偏爱“讲排场”,而学校由于人数多,能够呈现出整齐划一的视觉效果,往往成了一些“留痕”考评的首选素材;另外,意见要求除教育部门外,其他部门不得自行设置以中小学教师为对象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事项。这是因为现实中,基层学校的话语权往往弱势,对相关部门的无关评比,如媒体所说是“想拒不能拒,想拦不敢拦”。此一语境下,明确非教育部门不能自行设置评比考核,相当于从源头赋予学校“拒绝权”。

不过,各大平台会员数的的持续上涨,已经说明用户正在逐渐形成内容付费的习惯。从《陈情令》到《庆余年》,触到大众“逆鳞”的其中之一,大概在于,用会员资格获得了观看剧集的权力,但后来却突然被告知有了新的玩法,但追剧的心已经被勾起,氪金似乎带上了些不情愿的色彩。

而《庆余年》这边则出现了稍微不同的情况。最开始,《庆余年》的泄露实际上是比会员多看两集,且为最终成片版。也就是说,当时YouTube上资源比国内更新快两集,且一度引起“朋友圈8.8元看两集”的兜售方式。

教育是国之大计,为中小学教师减负,是尊师重教的内在要求,也是不为教育添堵的务实之为,每个部门都应“守土有责”。希望这次意见,能够从共识走向共同行动,真正让中小学教师轻装上阵。

国产剧在正式拍摄、杀青之后,大致要经历后期制作团队要收集素材、与导演等沟通,形成“样片”,供内部人员讨论;再经过讨论、修改,完成后期制作,样片送审;再根据审核意见进行修改;而后与视频平台、电视台沟通,完成售卖、播出等流程。样片、成片也会提前给到负责营销、宣传的公司。

环节很多,且相互之间的传输方式都很简单、单一。一位影视营销公司的相关人员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哪些环节易成为资源泄露的‘重灾区’并不好说,后期制作公司、片方、平台方等等都有可能。”

而这或许也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制约盗版资源。

《延禧攻略》不仅遭遇到越南更新快于国内,还曾出现过剧本泄露事件。

但与此同时,会员增长速度也在放缓。根据财报数据显示,截止到第三季度结束,爱奇艺会员数达到1.058亿。今年Q3会员净增长530万,而去年Q3会员净增长则为1360万。而腾讯视频方面,根据财报显示,第三季度会员净增数为330万,去年这一数据则为800万。

这并不是视频网站首次尝试付费超前点播。前有《陈情令》30元6集,提前观看大结局,网传获利约1.56亿。随后《明月照我心》《没有秘密的你》《从前有座灵剑山》也纷纷尝试付费超前点播。

随后腾讯视频又在多种体量、种类剧集上开启了超前点播,《明月照我心》《没有秘密的你》效果也不错。

但是,平台终究需要盈利。超前点播如果终究会是其中一个方法,那么,从剧集上线一开始就告知观众所有玩法或许也可尝试,分层针对不同用户提出不同的规则:想跟着普通VIP更新速度的,就每周按部更新;想看超前点播的,提前“攒钱”、做好“心理建设”。或许,观众会更加温和一些。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即便如此,约1.56亿的收益,仍从某种程度证明了用户对于剧集内容付费的购买力。

影视剧资源泄露事件仍不时发生。

12月9日,新丽电视、腾讯影业、腾讯视频、爱奇艺发布声明,维护权利、抵制盗版。从目前情况来看,有了一定的效果,比腾讯视频、爱奇艺多更两集的情况不再出现。

只是,从目前大部分声音,显然争议性较大;从遏制盗版、保证正版的成果来看,也似乎效果未达期待。《庆余年》式的超前点播方式,似乎并不是一条最优道路。

然而,这样付费超前点播的背后,似乎也与《庆余年》资源泄露不无关系。早在开启付费超前点播之前,诸如YouTube等外网就可以比腾讯视频、爱奇艺会员多看两集;朋友圈、电商平台低价出售盗版资源也不在少数。

关于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的现象,近些年仅媒体曝光的典型案例就不在少数。如就在最近,湖南道县就发生了一小学工作人员因帮扶工作不到位被教育局立案调查的荒唐事;此前媒体还报道,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体会、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等,让一些基层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师者,主业是传道授业解惑,一些教育无关任务的乱摊派,既是对教师职业要求的背离,也在伤害教育质量。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让教师安心、静心、舒心从教”,不是小事,不应打折扣。

除了低价付费得到资源之外,微博上相关点赞、评论、加微信即可获得剧集资源,微信搜索也能找到与平台同步更新的内容,只需扫个二维码,点个关注公众号,即可获得资源,网盘、在线多种途径可观看,基本为免费形式。

减负20条,是在对多省市、千余所学校进行调研,以及书面征集20个中央国家机关和有关单位意见的基础上形成,主要围绕减督查检查评比考核事项、减社会事务进校园等四个方面展开,可谓极具针对性。如意见中提到,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落实安全稳定、扫黑除恶等工作时,经常向学校和教师摊派任务。这类时常引发吐槽的现象,能够进入国家文件,说明相关部门调研的接地气和直面问题的态度。

但是《庆余年》这一次,显然受到了价格和时间的质疑。比起《陈情令》30元6集、《明月照我心》12元6集、《从前有座灵剑山》12元5集,直接解锁大结局,《庆余年》50元提前看6集,且是在整部剧更新到中期即开始,价格略贵,时间略早。

2017年,《人民的名义》播至中期左右,全集资源就已经在网上泄露,网传视频还打着“送审样片”的字样。

《鹤唳华亭》《剑王朝》等一些在播剧集的VIP可看内容,也可找到资源。

为教师减负,并不是一个太新鲜的话题。如年初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就承诺,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在一般语境下,它都被看作是一个教育议题,相关减负工作的推进,也主要由教育部门主导。但这次“减负20条”,却是由中办、国办联合发布,其一方面表明,为教师减负,已被提到国家议程的高度,受到充分重视;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小学教师的负担,不仅来自于教育部门,更有源自其他部门的“非分”要求。要“减”出实效,就必须形成多部门合力,而不能由教育部门“单打独斗”。

事实上,当《陈情令》首次开启付费超前点播时,也曾引来争议,“吃相难看”“坚决抵制”的声音也曾出现。但是,从后续几部剧的跟上可以看出,这一付费方式,似乎正得到一些受众的认可。

不论是平台、片方发声批评也好,还是演员呼吁也罢,伴随着超前点播的是盗版资源的横行,尤其是“VVIP付费内容”。

一位未购买超前点播的用户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她是小红书的深度用户,通过不同用户在小红书上的片段分享,就已经大致看完了《陈情令》大结局。

《陈情令》开启超前点播之时,一度受到粉丝的抵制,但不到一天的时间,超过250万用户解锁超前点播权。但与此同时,网盘、在线视频、片段分享在各大社交平台均可看得见。

这背后,视频平台正在找寻另一种盈利模式。广告与会员一直是视频网站两大盈利模式。根据爱奇艺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三季度总营收达到7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其中,会员服务收入37 亿元人民币,在线广告营收达到21亿元人民币。

一旦遭遇资源泄露,权利人会第一时间通过司法认可的方式取证的同时,通过报警、向网络平台投诉、发函等方式,争取以最快速度删除、屏蔽片源链接或存储介质。锁定侵权行为实施者后,平台或制片方通常情况下会结合自身需求,通过非诉方式索赔或者启动维权诉讼。

《庆余年》采用的超前点播规则,或许有盗版的威胁和冲击的原因,但是或许也可看作平台对于这种模式的新的探讨。

但王晗晨律师也结合司法实践,指出了这类维权的难点:片源泄露环节不容易锁定,片源泄露行为人、责任承担主体的确定困难,权利人损失金额或者侵权主体获利金额的落实也不容易。

但是,却从某种程度加速促进了另外一种盗版资源的强烈生长——超前点播内容的盗版“泛滥”。

“相关主体泄露片源的侵权成本十分低廉,却可能因此获得高额利益。”王晗晨律师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在互联网环境下,每一个自然人都能够通过互联网随时发布信息或者上传资源,侵权主体的身份具有一定的隐蔽性,网络平台对于此类不法行为的全面审查、监管技术措施,客观上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加之部分权利人出于维权成本的考虑,并不一定会采取及时有效的法律手段进行维权、追责。如侵权人没有付出其应有的违法代价,在高收益的趋势下,难免出现‘屡禁不止’的情况。”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泄露。一般接触到片子的人都要签署保密协议,承担责任的。”这位从业人员告诉壹娱观察,承担的责任一般是赔偿,数目不等。

各式资源泄露与盗版丛生

同年,由TFboys、薛之谦主演的《我们的少年时代》曾在未播的情况下,就遭遇全集泄露。网上大部分代理打着“送审样片全集”的名号,据相关消息称,泄露的视频画质清晰,为演员原声版,但未加字幕。此外,还有一些画面中有添加特效提示。

放缓的会员增速对于平台来说并不是好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急需对于多种盈利模式的探索。付费超前点播或许是之一,从《庆余年》之前的几次尝试来看,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对于影视行业“走版”、资源泄露事件频发,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王晗晨律师认为: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利益驱使。

针对于此,腾讯视频发表声明表示,“海外版WeTV更新节奏与国内一致”“开播以来从未有过快于国内平台播出速度的现象发生”。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情况更甚。遭到泄露的资源未加特效、未加后期配音,甚至有的背景都是绿幕和蓝幕,片场工作人员的身影也能从部分泄露剧集中看到。

Author Image
costaric.com